水庆霞:场上出问题都是教练的问题 希望新中国女足胜过老女足

水庆霞:场上出问题都是教练的问题 希望新中国女足胜过老女足

直播吧8月10日讯 近日,中国女足主帅水庆霞在接受《新民晚报》采访时,谈到了自己的球员生涯、教练生涯。

——谈接触足球

水庆霞:怎么可能(让我)去踢足球?女孩子踢足球,感觉太可怕了。我当时觉得不行,太野了。一开始我们就踢着玩玩的,真的当职业踢的话,觉得怎么可能?可能骨子里有一股不服输的劲吧,再加上身体素质不错,最终是被教练选进了上海队。到后来,越踢越有感觉,自信心也上来了。

——谈踢球时的想法

水庆霞:当年其实我的想法也比较单纯。既然踢球,那就踢吧。一开始进队踢球,我其实内心还有点难为情,毕竟当时我觉得踢球还是种很野的运动,尤其下雨天踢球,整天铲球什么的搞得身上都很脏,出门大家甚至都躲着你走。但后来和队友慢慢混熟了,这种想法也就逐步扭转了。当时我在队里还算是比较小的队员,一开始只能在旁边坐冷板凳,后来踢着踢着有了感觉,还进球了,教练也给了我不少机会,那我自信心上来以后也就自然而然爱上了这项运动。

——谈国脚生涯

水庆霞:运动员时期我曾经三进三出国家队的经历,这主要是由于场上位置决定的。在上海队我主要是打前锋,但在国家队我进队比较晚,前锋位置上已经有人了,所以我只能踢左边后卫。”水庆霞说,“但说实在踢后卫不是我喜欢的,怎么踢都觉得别扭,毕竟防守和进攻还是不一样,我感觉我有很多可以去展示的东西没有发挥出来。

——谈“拼命三郎”

水庆霞:我的鼻梁骨现在看上去没什么毛病,其实断过两次,后来做了整形。除了在日本那次断腿,膝关节十字韧带也断过。我觉得这都无所谓,毕竟生而为人,老天总会要给你一些小的磨难让你去克服。

——谈1996年奥运会

水庆霞:毕竟那时候奥运会也是第一次打到冠亚军决赛,感触蛮深的,我那时候受伤了,又因为抽筋了,后来被抬下去了,没有打到最后。

——谈2000年奥运会

水庆霞:我已经快35岁了,我觉得国家队大赛对我来讲,可能是最后一次机会,但是我们小组没出线就回来了。我做了全力的准备,也希望能够完成最后的心愿。之前我在上海队打前锋,在国家队最初打后卫,但那时候已经打前锋了,我觉得是一个展现自己的机会,但是最后没有上场比赛,实在是蛮遗憾的一件事情。

——谈转型成为教练

水庆霞:1998年曼谷亚运会之后,我已经年过三十,那时就开始边踢球边考教练证书,准备未来转型做教练。那时候也觉得,如果以教练员角度去学习,自己在踢球时候思路也会更清晰。更重要的是,我从小就比较偏爱做教练这件事情,因我在少体校时碰到的两个教练对我都特别好,所以我觉得做教练可以给予很多人关怀,因此也很希望自己可以这么去做。

——谈2013年全运会未小组出线

水庆霞:球场上出现任何问题,都不是队员的问题,都是教练的问题。要不就别当主教练。

——谈成为国家队主帅

水庆霞:我从来没说我一定要成为国家队的教练,但是当过一段教练之后肯定也有这样的梦想,如果成功的话,如果能当国家队教练是多么好的一件事情。你当主教练,你肯定要去承受这些压力,去想办法化解这样的压力,自己去调整好,不能存在压力当中。

——谈成功秘诀

水庆霞:很多人都问我成功的秘诀是什么,我认为最重要还是球队的凝聚力,它就像家庭一样,我和队员一起有时候都互称大姐二姐小妹什么的,大家为了统一的目标,愿意去一起付出,少一些计较。遭遇低谷没有人会开心,但重要的是如何做出改变,所以从第一次见面我就一直鼓励大家,希望帮助整支队伍找回不服输的精神和对胜利的渴望。

——谈与老队员沟通

水庆霞:有一些老队员跟我说,水导,我今年三十几岁了,我等了16年才拿了这个冠军。之前我可能没有什么感觉,但是听她们这么说完我也是感触很深。

我曾经带过初中的孩子,也有大一些的,但大部分都是十三四岁左右吧。我就觉得,自己需要在各个方面给予她们正确的引导,至少要在很多事情上做出一个很好的榜样。另外,我需要更多地关心她们,毕竟球员和我在一起的时间,可能要超过她们在家里跟父母共度的时间。那时候,我也是三四十岁的样子,算是比较年轻,跟她们也较为接近。

——谈与球员交流

水庆霞:现在回想一下,无论什么事情都需要一个过程,我作为教练慢慢做出了改变,学会了以合适的角度去看待问题。有的球员可能在场地上你就要说她,有的就得含蓄一点,然后私下和她去交流。我对球员很宽容,可以接受队员正常的失误,但是不接受队员因为害怕失误而不敢打。

——谈新老女足比较

水庆霞:“我觉得没有什么比较的合理性,因为时代不一样,每个人追求不一样,她们看到的东西和我们那时候看到的东西完全是不同的。现在的小孩很聪明,接受新事物也很快,因为她有自己的思想,我希望她们能够胜过原先的中国女足,学到老女足的精神。我觉得至少在亚洲杯上敢于拼抢的魄力上,看到了老女足的这个影子。但我希望她们成为她们自己。老前辈们的很多东西我们要去传承,但是不能活在老女足的影子里。

(小虎)

Previous Article
Next Article